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上了自己的老乡

上了自己的老乡 - 上了自己的老乡

这件事发生在大学三年级,当时我的一个老乡因为考试代考,被学校
责令退学(我很庆幸自己没有帮她代考,考试之前她曾要求我帮她代考,被
我婉拒)。

  经过一整天跟辅导员、院领导谈话之后,她就找到我,向我诉说。我
们绕着学校的一个湖边走边谈,然后又来到学校门外,坐在广场的石墩上聊,
边欣赏花边聊。

  她由一开始的激动,慢慢的冷静下来,最后认同了我的看法,承认这
未尝对她来不是一件好事,她决定重新选一门自己感兴趣的专业,我们大概
从七、八点谈到快凌晨2 点了。我都快累死了,但我还是没有主动要求回去,
我知道她确实需要有人安慰。

  但是到了2 点她还是不想回宿舍,因为帮她代考的就是她的室友,现
在在宿舍,她也被要求退学,她无法面对那个同学。我只好找了一家旅馆开
了一间房,是2 个单人床,好让我们有个安息之处。我们进去以后,就是要
洗澡了,南方的天气一天不洗澡,身上就难受的很。我让她先洗,她洗澡的
时候我就打算着怎幺能够让她安心睡觉,我可忍受不了通宵的安慰她。等她
洗澡出来的时候真的吓我一跳,她只裹着一条浴巾。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进去
洗澡,可心里有了一种性的冲动。

  其实我这位老乡并不算漂亮,长得有点胖,穿着打扮也经常很朴素,
偶尔打扮一番,却会让人吓一跳。性格上我们好像差很远,她是个精力过剩,
非常活泼的女孩,参加很多社团活动,非常的积极,但她一直都没有男朋友,
感觉就没时间谈恋爱。而我则喜欢悠闲的个人时间,偶尔参加社团也只是为
了泡美。

  我满脑子的胡思乱想,也只裹着一条浴巾,走出了浴室,可我的阴茎
早已顶得很高,就好像迫不及待的向她打招呼,幸好她躺在床上,没在看我。
我坐到她的床沿上,关心地问她心情是不是好了一点,她轻轻得笑着向我道
谢,说心情好很多。我没有说什幺,轻轻的躺在她身边,握住她的手说,
「过去已经结束了,从今天开始你要过一个全新的生活。」她激动地抱住我,
我也抱住了她,紧紧地,就好像是她的情人一样,好久我们都鬆开了手,但
四只手又紧紧地我在一起。我注视着她的眼睛,从她的眼睛里我看到的是信
任,是渴望,于是我毫不犹豫的再次抱住她。我们热烈地接吻,呼吸越来越
急促,身体好像好似不再受个人控製,一种无法控製的快感通过神经係统想
身体的各个方向扩散。

  此时我们彼此不再是平时我们所熟悉的朋友,我扒开她身上的浴巾,
她也去掉了我身上的浴巾,我们这对昔日的朋友,此时此刻已经毫无保留地
赤裸裸地展现在对方眼里,包括最隐私部位。我们开始向对方的全身发起攻
击,当然我首先的目标就是她的两个乳房。她丰满的乳房此时又胀又热,在
她急促的呼吸下一涨一涨的,感觉越来越胀了。我激烈地在她的乳房上亲吻,
留下一道道牙龈。她的手也在我身上乱抓,最后不自觉地向我的肉棒抓取,
那眼神充满了对它的爱意。

  我换了个姿势,好让她更近地感觉她的味道,而我的手向她的阴部袭
击。这种姿势平时并不会很强烈,但当面对自己平时的朋友的时候,那种快
感已经超越了淫朋友女友所带来的快感。她的身体激烈的颤抖,她并没有用
嘴巴,只是用手不断地乱抓。肉棒、屁股、肛门都是她的目标,慢慢地,她
的手像失去控製一样,在我身上快速地乱抓,两腿叉开,阴部膨胀,好像等
待着我进入。而我的肉棒早已通红,那烧汤的感觉使阴茎有点发麻,快感不
断向上膨胀,好像快要射了,但又不是。我接受了她的这种请求,走到她两
腿之间,弯下腰,对準她的阴户,慢慢的插入(我没有带套),身体不断的
颤抖,她不知道是快乐还是痛苦,紧紧的抓住床单,脸部看起来很痛苦。

  我开始在她体内抽动,快感在全身乱窜,而她压抑着自己不要叫出身
来,手还是紧紧地抓住传单不放,她的身体一动一动的,那颤抖是从身体内
部神经里传出来的,我能感觉到她的快乐。而我此时的那种快感完全不是做
爱,而是一种姦淫的快感,我在淫乱自己的朋友。随着时间的流失,我的身
体越来越热,她的阴户内到处都是热量,感觉可以烧东西吃。我没有改变任
何姿势,一直用这种姿势结束,因为我们都享受无上的快感,都懒得去换姿
势了,暴风雨好像随时都可能来临。

  她身体颤抖越来越强烈,我知道她要快挂了,我也有这种冲动,但我
的发烫的肉棒感觉像关闭了通道,无法射出一样,我激烈的抽动,随着她身
体一阵激烈的抖动,她挂了,她瘫倒在床上,我让肉棒撤出了阵地,那种欲
射却无发射的感觉,让我有点痛苦。我握着昂首挺胸的肉棒,想射到她的身
上,用力搓了两下,精液想冲出了紧紧关闭的闸门,穿过细小的通道,直射
到墙壁上,发烫的精液也刺痛着我,快感也从肛门深处向身体四处散去,我
整个人有一种魂飞魄散的感觉,用力弯下要,向她身上射去,她两眼无神,
好像人已经去了天堂,但又好像是享受着一次沐浴。我把我的肉棒插到她的
嘴巴,刚开始她还不愿意的感觉,等插入以后添乾净了刚才留下的所有的爱
液,还紧紧的吸住肉棒不愿意放开,这真是一直肆无忌惮的感觉。

  经过她的吸允,我刚刚激烈运动后的疲劳已经一飞而散,全身有充满
了热量,我用纸巾除去她身上的精液,顺便把墙上的也一同除掉。然后赤裸
裸地在她身边躺下,我们没有说话,彼此目视着对方。过来一会儿,她把一
条腿搭在我身上,然后又爬到我身上,幸福地爬下。

  我们都享受了前所未有的快乐,而她这却是她的第一次。

  我用两只手抱着她,紧紧的,越来越紧了,在强烈忍受自己身体发出
的信号同时感受着对方身体发出的强烈讯号,我能听得到我的心跳声,也能
听得到她的心跳声,我想她也是。我开始无法忍耐了,手向她丰满的屁股摸
去,她开始亲吻我,我们再次开始了,这一次她在上面,而我在下面。我的
肉棒早已按耐不住,高高翘起,直抵住她的肛门,她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
肉棒就深深的直插入她的身体,停止了接吻,她一阵痛苦的表情。她还是爬
在我身上继续吻我,而我在下面运动,她也有在动,但是显然很笨拙。过了
一会,她也直起腰,开始强烈的运动,我从下面仰视着她的整个身体,她高
高挺起的乳房,给人无限的视觉想像,这时我们放弃了平时的自尊,完全向
对方敞开了自己身体,同时感受对方的爱意。

  我们都在激烈的运动,但刚开始我们的动作有点紊乱,慢慢地我们进
入节奏感,每一次运动都能带来无限的快感,每一次运动都能感觉到对方传
过来的无限爱意,我们彼此感受对方信息,我们的身体每根神经、每个细胞
都在感受着这种快感。

  慢慢的,我们的动作变得缓慢,这在说明我们需要更换一个姿势,我
选择了让她侧躺,然后从后面直插,这种姿势让我对她整个身体的侧面曲线
和她的表情都一目了然。我能感觉到我的每一次插入对她带来的冲击,我深
深地插入,深深地接受着她身体所传达的讯息。最后我们又换了个姿势,让
她半跪在床上,我在后面直插,这是一种很原始的味道,就好像是一只等待
被插入母兽,让自己的阴部直对对方。我从后面抓住她的腰部,準确地插入,
她也感受自己的身体遭到幸福侵袭。这是一种纯粹的插入,我们的身体只有
阴部深深地交合在一起,而其他部位只是辅助作用,只能感受。我激烈的插
入,是她早已失去抵抗能力,疲劳和快乐交合在一起,在一波一波的攻击下,
最后瘫倒在床上,而我的肉棒老是翘得很高,而且很硬,现在从后面插入有
些困难,我只好让她平躺,从前面插入。这一次持久了很长时间,可能是刚
才快感太彻底,体内快感老是来回徘徊,完全没有射的意思,她阵阵的颤抖
表明,她早已射了N 次。我有些不耐烦,快速而用力在她体内抽动,她再也
无法忍耐了,高声的呻吟起来,而我体内的的能量逐渐想肉棒靠拢,那绝对
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随着她的急促的呻吟,她的身体在抽搐,在猛烈的运
动下,突然一阵激烈抽搐,她去了天堂,而我也将无法控製的阴茎抽出来,
瞬时,像洪水通过细小的出口向外疾射,又强又烫,我再一次从肛门深处体
验了那种无法控製的快感。

  我的阴茎因长时间的抽出,龟头感觉很痛。我用阴茎轻轻地拍了一下
她的脸,然后插入她的嘴里,让她感受我身体最深处的爱,她幸福的吸允着,
舔乾净肉棒以后,还淘气地含住我的睪丸,我没有这份惬意,还得收拾刚才
缠绵所留下痕迹。

  这是我发现她竟然睡着了(不知道是假睡还是真的)。这是天也快亮
了,我也抱着她躺下,很快进入了梦境。

  第二天,我没有去上课,我们睡到很晚,其实我们睡了很少的时间,
但现在感觉很精神,在12点退房之前我们在浴缸里体验各种快感。我对她做
了我第一次的口交,她也毫不保留地对我口交,还对我添我GM,我让她尽情
地享乐。我感受无比快乐,也感受到一种纯粹的淫乱,对一个从未见过其身
体的朋友肆无忌惮的姦淫,也许这是最纯粹的生命。

  这也许是对我最后的谢礼,她很快离开了学校,换了手机号,不再上
网。我已经完全失去与她的联繫,后来我知道她上了另一所大学,但始终无
法取得联繫,我祝愿她永远快乐。

  「全文完」